陆缘小说网-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
繁体版
本周热门
  • 木槿花西月锦绣5
    33880407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闪婚成爱:前夫请出局
    43096113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白首共余生
    65647258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纵古帝君
    98747160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缠绵赌约:诱惑你
    55959924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婚期已到:老婆,复婚吧
    33405531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我家反派画风不对[快穿]
    19582072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文艺人生路
    94666372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豪门溺宠:君少的天价娇妻
    86786039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极道魔头
    47993304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六迹之梦域空城
    26357076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长嫂当家:赚个闲夫种点田
    53327055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娇妻养成,慕少的心尖宠
    63424828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史上最强万界掠夺
    61795848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门
    57328194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世界碎片收集瓶
    42722288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三生三世枕上书(全集)
    62101387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监督代理人
    56605180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夜色温柔,你却冷漠
    92383238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阴阳日杂店
    40073859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北冥吞天
    16920895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被我渣过的前男友重生了
    56508407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我的宿主是大腿
    64596881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无极魔道
    98837439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美女催眠师
    13111166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妃卿独宠,暴君的狠妃
    82767744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我当神棍那些年
    29488298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阴婚夜嫁
    08282573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贵府嫡女
    89500269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爱之七十二变
    53621063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重生的皇帝
    00292273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特工王妃:王爷有种来战
    09134973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无字封卷
    82394080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无尽神游
    34254994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名门第一宠
    91323164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逆天宠妻:倾狂九小姐
    08757495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
    62412316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兽世生崽:亲亲兽夫,甜甜宠
    73123063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  • 山河碎
    20551292人阅读
     万家灯火,繁星点点! 黑夜的深处,有一栋别墅。别墅的主人,名叫凯文。 而且,王皓要追寻的目标,血玫瑰就躲在其中。 凯文见风华绝代的血玫瑰一身狼狈的跑来,心头不由的一阵诧异。 “玫瑰,怎么回事?” 血玫瑰朝身后张望一眼,确定王皓并未追来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等会再和你详说!” 进入浴室,血玫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 她风华绝代,却也极度自恋。 每次洗澡前,她都会把自己脱光光,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问镜子:“魔镜,魔镜,你说,谁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?” 不过,这一次,她并没有问。 血玫瑰看着脸上的板砖血痕,以及塌陷下去的山峰,恨得咬牙切齿:“可恶的王皓,早晚有一天,老娘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此生此世都做我血玫瑰的小奴隶!” 想到自己以后的报复,她狰狞的笑了。 一个半小时后,血玫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 十分钟洗澡,剩下的八十分钟,她都只做一件事情,化妆。 洗完澡的血玫瑰,身上穿了一件大红旗袍,整个人就像是盛开的鲜红玫瑰,美得令人窒息。 纵然是见惯美女的凯文,此时也禁不住眼前一亮。 血玫瑰靠在沙发上,凯文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 “玫瑰,这是法兰西库尔德酒庄里出产的正品82年xo,市场价格一瓶要88000美金呢!” 血玫瑰看着高脚杯里摇曳的红酒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你有心!” 听到血玫瑰的夸赞,凯文兴奋的就像是向主人邀功,来回摇着尾巴的狗。 血玫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,就甩掉了鞋子,露出晶莹白皙的小脚。 凯文会意,还像以前那样,匍匐在地上,捧起血玫瑰的脚丫,将那个染成血红色的大拇指,放在了嘴里。 血玫瑰禁不住嘤咛了两声,一脸的舒服表情。 王皓同学说的很对,每个女人都有g点。 不过,血玫瑰的g点,并不在耳垂上,而是在脚丫子上。 血玫瑰冷冷的问:“凯文,你这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 凯文谄媚的回答:“顺利进行中,上面想让我在华夏,搞家制药公司,秘密生产那种可以控制人中枢神经的药物!” 血玫瑰点了点头,说:“看来这一次,上面是执意要打开华夏市场了。” 华夏帝国有15亿人,一旦打开市场,其销量将会呈现几何式的恐怖增长,甚至是取代欧美,成为组织最大的客源地。 想到这些,血玫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,问:“听说,你还有一个小女友,叫什么安馨,也在东华市?” 听到血玫瑰突然听到这件事情,凯文心头不由的一阵忐忑,吱吱唔唔的辩解道:“玫瑰,我和她早就断了联系,现在都没什么关系了,完全就是陌路的存在。你若是不喜欢,我可以让人把她给杀了。” 血玫瑰面色一冷,道:“没什么关系,也要给我扯上关系。我们在东华市人生地不熟,只靠我们这些人,何时才能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,打开华夏市场?” 听到血玫瑰这样说,凯文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去,当下就又像是哈巴狗一样,摇着尾巴说:“好嘞,你放心,我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脉和资源,来为组织打开华夏市场铺路!” 血玫瑰见凯文比一条狗还要听话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 “来,换这一只脚!” 凯文唯唯诺诺的点头,应道:“好!” 看着凯文卖力侍奉自己的谄媚模样,血玫瑰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王皓也如他这般,如狗一样侍奉自己的场景。 王皓,你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也会成为我血玫瑰的奴隶! …… 让血玫瑰念念不忘的王皓同学,此时此刻,已经回到了滨江别墅。 已经将近凌晨,不过辛筱婉尚未入睡。准确而言,是难以入眠。 她有恋床的习惯,到了一个陌生地方,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。 最最最重要的是,王皓不在自己身边。 辛筱婉将手中的书,给摔在了茶几上,愤愤的哼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道那混蛋,又跑哪去风流快活了,留我一个人,独守空房?” 然而,还不等她的话音落地,王皓就学着韩剧霸道总裁的样子,斜靠在门前,笑眯眯的说:“小婉儿,今天寡人掀你的牌子!” 辛筱婉见是王皓,表情微微一怔,随手抓起枕头,就朝他砸了过去。 “滚一边去,还寡人呢,真当自己是皇帝了是吧?还要不要再给你搞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?” 王皓呵呵一笑,说:“做梦都想!” 辛筱婉嘟嘴,嗔道:“切,皇帝可是高危险职业,六成都活不过四十岁,你确定要当?” 王皓揉了揉鼻尖,说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 说完,就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样,朝辛筱婉走了过来。 然而,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时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 隔壁是小乐的房间! 王皓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熊孩子,大晚上的不睡觉,搞什么鬼?” “筱婉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看看!” 小乐同学看着已经过了午夜12点,自己还有一半作业没写完,就恨不得直接把课本和试卷,全都给吃了。 他抓起手机,就给班主任吴老师拨了过去。 电话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听。 小乐说:“喂,吴老师,你睡觉了吗?” 吴老师正睡得香甜,被小乐的电话惊醒,有些不耐烦的问:“小乐,老师已经睡觉了。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 小乐说:“没什么事情,只是想告诉老师一句……” 说到这里,小乐突然停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以高八度的声音吼道:“你特么的在睡觉,老子还在写作业呢!” 吼完这一句后,不等懵逼的吴老师来得及做出反应,小乐就果断挂掉了电话,继续嗨作业。 看到这一幕,王皓嘴角之上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 依稀之间,他好像从小乐身上,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 只不过,那时候的他,虽然也俏皮捣蛋,可远没有小乐这么彪。至少,不敢在电话里,直接吼老师。 而且,那时候,他从来都不写作业,都是叶凝那丫头帮他写的。 念及于此,王皓眼眸微微眯缝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 小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天真无邪。就像是五月天,在《如烟》里唱的一样: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,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……
最近更新